加入收藏 |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开传奇正传 > 正文

1.70公益传奇私服由“中原风”想起

2018年03月20日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我来说两句   

副刊,虽为副,但不成无。如无副刊,就只有严峻,少了活泼,只有干涸,少了湿润。正副相辅相成,副也是不成或缺的。因此,河南日报副刊在终了了一个时期之后,重新以“中原风”的新面孔,在期待和企盼的眼神中登场表态,是受到遍及欢迎的。这个遍及,包孕读者和作者。

虽然在报社待了近半年,虽然领了近半年报社的供应,没捞到上一天业务班,就拜别了报社,但河南日报情结却长存在心底,总以为本身曾是河南日报的人。

我于1949年9月被分配到河南日报社,听了当时的社长于大申关于报社情况的介绍。那时的报社在开封市中山路。于大申当年也就三十多岁,不知大家为何要昵称他为于老头。六十六年过去,于老头那带有胶东口音的铿锵有力的普通话,犹隐隐响在耳际。

河南日报副刊曾有过她的辉煌,仅举一例,1953年秋,副刊编纂王五魁在自由来稿中发现初学写作者李凖的短篇小说《不能走那条路》,予以颁发。颁发后,全中国的报纸都纷纷转载,仿佛是新华社所发通稿,使得李凖和河南日报副刊都声名大噪。半个多世纪过去,今天看来,尽管可以对李凖的这篇小说有差别的评价,但那是李凖文学创作的起点,1.79火影大极品火龙,是他的成名作,当是不争的事实,李凖就是以此从事专业文学创作,终以长篇小说《黄河东流去》获茅盾文学奖,并曾被选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。作为文学人,中国作协副主席象征着他在中国文学格局中的文学地位。河南日报副刊在一个作家的起步时予以有力的鞭策,此功不成没。

不觉间,“中原风”已面世三年。作为读者,我有时是常常的,有时是不常常的。还是可以得出如下印象,副刊颁发了不少滋润读者心灵的佳作,透露了河南文学创作的些许信息,一些文学创作的初学者会在副刊的关照下成长,当然会对鞭策河南文学创作的发展有益,平添了报纸的不少文化品位等等。是办得好的。作为作者,三年间我只为“中原风”写了篇《南阳水泡信阳茶》的千字文。惭愧惭愧。真的是垂垂老矣了。

还可再举一例,王怀让的具有广泛影响的政治抒情诗,多在河南日报颁发,不单鼓舞了受众的生活热情,同时也为王怀让和河南日报副刊博得了声誉。

“中原风”诸位,好自为之!加油!“中原风”创刊三年之际,浮想联翩,信手写下以上文字,算是我的祝福。6

我以为,此两例皆可载入河南日报副刊的史册。

此后数十年间,我成为河南日报副刊的撰稿者,小说、诗歌、散文、随笔、陈诉文学、评论等文字,都曾见诸报端。我与副刊的历任编纂都成为好伴侣。

听了于老头的陈诉后,我们这些河南日报由上海华东新闻学院要来的三十位老、中、青、少学生,就由报社的老同志带领去许昌农村参加反霸斗争,以求进一步熬炼。同为同学,为什么还有老、中、青、少?名为新闻学院,实则干部培训,我们那三十位同学中就有年逾花甲者,我为最年少者,我的十八岁生日就是在河南日报度过的。从许昌反霸回来,带着一身虱子,依旧住在报社招待所,等待详细分配。我与别的三位同学,于1950年2月,被当时正在筹备中的河南省文联要走。

副刊是可以大有作为的。中国现代文学巨人鲁迅的不朽名篇《阿Q正传》,就是于1921年末至次年初在北京《晨报》的副刊上连载的。

网友评论

推荐信息